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卡薇拉

“甜言蜜语,说给左耳听”

 
 
 

日志

 
 

那时年少  

2012-06-01 22:25:51|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爱玲: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

                                               ——题记

    “小朋友,节日快乐!”今天还是收到了朋友们这样的信息。似乎每一个人都开始缅怀,“记得那时正年少,你爱谈天我爱笑,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树梢鸟在叫,不知怎么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时光兀自行走,留下岁月漂洗过的痕迹。想起年少的时候爱写日记,那些字里行间记录着小女孩儿敏感又忧伤的点点滴滴,如今应该只剩下陈旧的气息,还有些陌生。回首来时路,我总是觉得过往的自己脱离成好几个个体,一个一个蜕变而来,影像时而叠加时而分离,不知不觉走到了这里。

    这是一段没那么长却也不那么短的路。有时候,我感觉自己离开家一个人在外面漂泊好久好久,从初中开始在学校的寄宿生活,一路远走,由山村到镇上,再到县城,再到城市,一年之中在家的时候越来越少;而有的时候,我又深深地感到我从未走得太远,在我的身后,永远都是山冈的浮云,村庄上方的袅袅炊烟,还有父母守候的目光,似乎转身就是家。

    我想我已经开始苍老,好多事情已经遗忘了,回忆像一幅失真的画面,一块一块变得模糊,而留下来的那些片段却日益深刻。

    我的童年略有拘谨和不安。那个时候的自己敏感而脆弱,一颗多愁善感的心藏住了好多小故事。是谁曾经让我伤心地躲在被窝里哭上一整夜?是谁的明信片让我暗自欢喜?是何时的风吹散了那些原本相依的身影?这些在当时觉得撕心裂肺的“重要事件”如今看来却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可也许正是经历了那些幼稚却也纯真的心路,才能教会我看到更值得怀念的东西。

    我怀念年少时,阳光静静铺满山冈的清晨,父亲牵着我的手,踏着结满露珠的青草,在淡淡的青草和泥土的甜香中走过山冈。那时我带着期求长大的淡淡彷徨感受阳光的温暖。在山村长大的我们一群小伙伴,一直都是帮着家里做农活,除草,播种,下田插秧,披星戴月收割稻谷,种番薯,收大豆,掰玉米,到后来的采桑叶养蚕,我们对泥巴、野果、树林甚至是蜥蜴、蛇、蚂蟥都不陌生,男生更是如此,钓青蛙、抓泥鳅、捉螃蟹、掏鸟蛋,所有可以想象得到的那些农家生活我们几乎都经历过。生活是艰辛甚至是拮据的,没有玩具、布偶,没有很多零食,却有房子后面的树林、山间的溪流。如今想来,这样的童年是那么可贵。我们这些小伙伴每一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与忍耐去面对生活中遇到的各种困境。一路跌跌撞撞,却从来都是依靠自己的意志坚持下去。

    我还怀念小学时早上早起去学校早读,从村头到村尾,小伙伴们挨个叫门,一起去学校;晚上上完夜自习也等着一起回家。从学校到村里要经过大片大片的农田。很黑很黑的夜里我们经常手拉手放声歌唱着走路。有调皮的男生会装模作样地讲从老人们口里听来的鬼故事,吓得大家一起狂奔好长一段路;特别是夏日农忙过后,还有人故意用稻草人来吓唬女生。那个时候的我,和别的女孩子们一样,穿着最朴素的裙子,和小伙伴们一起走在田间小路上,水稻窄长的叶子掠过我们的小腿,痒痒的,很亲切的感觉。有时停留在叶子上的小水珠会打湿我们的裙子,可我们却好奇于在稻叶间织网捕食的蜘蛛,更会久久地蹲在地上看蚂蚁搬家。

    去镇上念初中的时候,一个星期回一次家。周末的时候一起骑自行车回家,然后再带着米、咸菜回到学校。住的宿舍原是兵工厂的厂房,环境很糟糕,二三十个人住在一起,有吵闹,更多的是分享的快乐,分享自家带来的菜,分享整个空间,分享秘密。学习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变成了唯一一条走出去的路。父母的期望在我们身上压得越来越沉。男孩们经历变声期,像麦苗拔节一样迅速长高;女孩们有了懵懂的心事。再后来就去了县城重点高中,封闭式管理,放大假才能回家。再后来去大学。这一路上我们好像“走散”了,每个人在不同的路口分手,各奔东西。但是不管怎么样,过年回家的时候,我们又是那一群山里的孩子。

    去年八月短暂地回了一趟家。在山间田野中漫步的时候拍了许多照片。也许山村不再是儿时的那番景象,但到了傍晚,村庄上方袅袅升起的炊烟,还有此起彼伏大人们唤着孩子回家的声音,一切还是老样子。晴朗的日子,傍晚时分去自家菜园地摘辣椒。绵延的半山丘上有个大池塘,一只野鸭从这头游向对岸,水面上拉开细长的一道涟漪。迟迟不落的夕阳依然散发火热的光辉,山与水之间却吹来宜人的微风。不远处有个少年,提着洒水壶在洒水。

    我想,我在这片土地上寻找到的,原本就是心的归处。即使漂泊在外,知道总有那么一个地方,永远可以等着我回去。这一生太短暂,我不知道还会在路上走多久,我愿一直把我的灵魂守护在那一片山间水畔。而那时的年少,像家乡路边的一朵蒲公英,吹开花絮就可以飞舞起来,穿过春夏秋冬,悄悄落在记忆的峡谷,在那里萌芽、生长,永不会凋零。

那时年少 - 阿卡薇拉 - 阿卡薇拉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23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